菁英徵信公司提供婚姻諮詢,感情顧問,兩性交往,外遇,劈腿問題,感情問題徵信
菁英徵信公司 免費諮詢專線
菁英徵信公司提供婚前徵信、感情調查 (外遇處理.劈腿問題)
外遇案例
社會新聞
 
 

難解的外遇糾紛

前幾天,我的一位朋友的老公晚上九點多的時候給我打電話,莫名其妙地問我,在哪裡吃燒烤啊?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?愣頭愣腦地說:“什麼啊?哪有工夫和心思吃燒烤啊,我在單位堨[班忙得要命!”

“晚上沒吃飯?”

“泡了碗麵?怎麼著,還想給我送飯來著?”

“我老婆沒去你那兒嗎?”

“沒有啊!”

“噢”。朋友的老公的聲音有些變質。我似乎預感到了什麼,也發現自己沒有及時反應過來。我估摸著,朋友肯定告訴他老公,今天晚上跟我在一起,她老公是查崗來了。想著想著,自己就責備起自己不靈活起來,害了朋友,沒有及時給朋友打好掩護。我本想再解釋解釋,後來一琢磨,越解釋怕是越解釋不清了,還是趕緊給朋友掛個電話通報一下吧。

朋友的電話關掉了,怎麼打也打不通,我的心有些忐忑不安,知道今天晚上可能有一場暴風雨。因為,他老公早就懷疑她跟她單位的領導有一腳,一直苦於只有傳聞沒有證據,頭上戴著綠帽子,心堣@直憋著氣呢。

外面的天,真得讓我預感到了,零星的雨點撲打著玻璃,我想這是大雨大風來臨的前兆吧。

一個多小時後,我的手機響了,是朋友打來的。

接通後,電話那頭只有哭聲,好長時間沒說一句話。幾分鐘後,她懇求著我說: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趕緊到來救救我吧!”

朋友有難,必定要去。可是,我在想,我去了該說些什麼?做些什麼呢?雖然有些矛盾,但我急促的腳步還是馬不停蹄地趕到了“事故現場”。

一個赤裸的男人,一個赤裸的女人,還有朋友的老公和我。前兩者不用介紹,大家都知道。朋友還是哭著,朋友的老公叨著煙,手堮陬菑@張紙,我掃眼一看,類似是一份合同。

我小心地提著話:“先穿著衣服吧!有事大家坐不來心平氣和地聊聊!”

朋友的老公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特意將手堛獐すX相機在我的眼前晃了晃。朋友和那位男的沒敢動,只是扯著被努力地遮擋著那讓人看上去有些噁心的身體。

朋友實在是沒了主意,那男的也早就六神無主了,所有的氣焰都被朋友的老公佔領了。悶坐了一會兒,足足有十分鐘吧。我抬抬眼皮,厲聲說道:“離婚吧,這可能是對大家最公平的裁判!”

朋友用驚悸的眼神看著我,似乎沒聽懂我說的什麼?更像是沒讀懂我話媟N思,更沒想到我會冒出這麼一句話來。那眼神媮棖z著稍許恨意,我沒理睬。

更吃驚地是朋友的老公,他更沒想到老婆最好的朋友,也是唯一來救她的朋友,會出如此下策來,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因為我估摸到了,朋友的老公此時還沒有做好離婚的準備,估計心埵吨壑坐K十以上是因為自己的老婆被她的領導睡了,怎麼著也得從中撈點好處,無論是政治上的進步還是經濟上的補償,這或許是他此行的最大目的,之前他可能已胸有成竹。

其實,我也是在賭,賭自己的判斷。

“那不能,不能就這麼輕易地饒了這對狗男女!”朋友的老公跳了起來,大吼道。

我說:“那你還想怎麼樣?你老婆是自願跟人家上床的,盡多也是她的作風有問題,如果她現在後悔了,保證以後規規矩矩了,你也不原諒她,那不離婚怎麼辦?要不然,你就得原諒她!”

“我有她們鬼混的鐵證!”

“就你手堛熒茪龤H你現在已經侵犯了別人的隱私,人家真要追究起來,你是要負法律責任的,如果你再以此威脅,怕是錯上加錯了,將來等待你的或許是無情的法律裁定和牢獄之災,你又何必呢?”

“我豈不是吃不狐狸反惹一身騷?”

我乘勝追擊:“你反過來想想,如果,我只假設如果,今天做錯事的是你,這個場面被我朋友發現了,你的心態和她的現在一樣,你希望怎麼辦?難道一點都不為了孩子想一想嗎?再說,你又敢保證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我朋友的事?這有點難說吧!”我的聲音漸高起來。

“我,我問心無愧,肯定沒有做過對不起她事!我敢發誓!”

“女人如果相信男人發的誓,那就是天底下最愚蠢的女人!你再想想,你今天又不想離婚,又想以老婆的行為獲取什麼?你自己想想你是個什麼樣的?是個讓人瞧得起得人嗎?你的這種行為還不如你老婆光明磊落!我看還是算了吧!只要她回心轉移,承認錯誤,回到家你再好好教育教育,兩個人從此回歸平靜,有什麼不好?非要弄得妻離子散,孤守一人就好了?你又如何敢斷定你再續妻比現在的老婆好,敢肯定她守婦道?或許她的一次失足,讓她有這次痛的教訓,換來將來長久的幸福,反而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事故現場”靜了下來,不知不覺中,朋友和那男的已經穿好了衣服。那男的順著門縫似乎有遛走的意思。

我大喝一聲:“往哪走?回家看看你老婆是不是也在跟別的男人上床嗎?你知道你的行為給一個家庭帶來多大的創傷嗎?”

“我知道錯了,以後再也不這樣做了。我會給他們一些補償的!”

“補償?你拿什麼補償?臭錢?我看你還是回家好好想想,如果你以後的生活能對自己的老婆好一點,讓老婆多一份信任,對家庭付起男人的責任,或許也不枉這次的經歷!”

三個人的頭都低了下來。朋友一個勁地哭著。我給那個男人使了個眼色,讓他走了。

我對朋友的老公說:“怎麼著,趕緊拿個主意吧,如果離婚的話,你們現在就寫個離婚協議書,把字簽了,明天就辦手續,我也好帶她到我家。如果還不打算離的話,那就趕緊地帶著她回你自己家,畢竟她是你的老婆。”

朋友還哭著,我努力地讓她看到我的意圖,就是讓她主動地道歉,然後再去抱著自己的老公。看著她老公並沒有強烈的反抗和拒絕,我意識到,天要晴了。明天的太陽依然會照耀著那個溫暖的被窩。

我歎了口氣,選擇了一個好的時機也離開了。走出去的腳步是沉重的,我一個人低著頭,感覺心一直在痛,真得不知道為什麼?本來應該為自己成功的調解而感到高興,可是卻總是高興不起來,反而有一種欠疚感。是啊,這對朋友的老公也是不公平的,可是不這樣做,又能怎麼做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