菁英徵信公司提供婚姻諮詢,感情顧問,兩性交往,外遇,劈腿問題,感情問題徵信
菁英徵信公司 免費諮詢專線
菁英徵信公司提供婚前徵信、感情調查 (外遇處理.劈腿問題)
外遇案例
社會新聞
 
 

荒腔走板的外遇

新光三越A11的四樓因為週年慶擠的水洩不通,Fiona不能理解這些便宜的衣服怎麼能讓這些人幸福滿足成這樣。尤其是她老公,買條Levis不到四千塊錢牛仔褲也能嗤牙裂嘴笑的這麼開心。好在她老公每個月只從深圳回臺北三天,明天晚上她又可以好好的和Kevin在一起了。

她在美國認識她老公,一個出身小康家庭的上進青年,她老公當時追的很勤,由於以前沒有認識過這麼節儉踏實又會自己作菜的男生,因此一下子就陷進去了。

回台灣後他們就籌備結婚,但她發現自己越來越在意他們倆物質慾望上的差距。

Fiona逛街只去晶華酒店地下一樓的精品街,她老公從來沒聽過Prada。Fiona不吃一餐低於1000元的料理,她老公根本分不出來通化夜市的今日壽司,和信義路上牡丹園的壽司有什麼不同。

她老公察覺到她心理上的變化,因此細心安慰說,他是因為剛開始賺錢,隨著儲蓄增加,花錢自然就會大方了。Fiona天性順從被動,倒也輕易的被老公說服步入了禮堂。

婚後她老公因為得到上司賞識,被高升到深圳當總經理特助,薪水也跟著三級跳。第一次從深圳回臺北時,還帶著一個包裝很精美的禮物回家。

由於她上次收到老公的禮物是一枚小到幾乎看不見的結婚鑽戒,因此Fiona高興的從沙發上跳起來。怎知打開一看,竟是個從羅湖商場買來的紅色假Hermes皮夾。她當場大哭,這突如其來看起來不像是興奮感動的淚水,搞的她老公一頭霧水,對他而言,800塊人民幣買個這麼小的皮夾,已經是非常非常奢侈的事了。

Fiona心裡頭知道她這樣不對,但由奢入儉難,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在平凡中尋找快樂。

一天她老公剛跨出家門去機場,她就立刻衝到101地下室的Mint,決定要好好放鬆一下,用酒精沖掉剛剛在巷口吃的牛肉麵,用音樂抹去婚後煩人的柴米油鹽。

眼前一陣迷茫之際,她突然聽到有人跟她打招呼。是Kevin,和她一起在銀行作外匯的從英國唸書回來的禿頭男。

燈光,音樂,美酒,讓他們不知不覺聊到1、2點,但礙於隔天要上班,及Fiona為人妻的身份,Kevin把她送到家樓下,禮貌性的道再見。

隔天上班時,Fiona感覺Kevin看她的眼神,和她說話的口氣,整個都不一樣了。空氣中有種奇妙的氣氛,讓她的心會莫名的怦怦跳。打開email果然收到Kevin吃晚餐的邀約。

她本能的想婉拒,但想到一個人吃飯真的是吃膩了,而且不過是頓晚餐,所以也就爽快的答應。

接下來一個月,他們每天下班都約在餐廳吃飯。由於行內規定不能上MSN,為了怕其他同事發現,他們都是先email確認時間地點,然後各自過去。

Kevin和她一樣是時尚美食家,敦化北路的三井,晶華地下二樓的三燔本家,復興北路的法樂琪,全都有他們的足跡。Kevin總是很有禮貌的,10點以前送她回到家樓下,然後離開。

又到了她老公固定回臺北的時候了,看著拖著疲憊的身軀搭飛機回臺北的另一半,Fiona突然有一絲絲的內疚感,雖然她和Kevin還並沒有怎麼樣。但說來奇怪,當他老公換上地攤買來的睡衣準備上床時,一陣厭惡感輕易的就取代了那一絲的內疚,讓Fiona更肆無忌憚的滿心期待隔週一的來臨。

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三、四個月,有一晚在ChinaPa聽Jazz時,Kevin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用手肘碰了一下Fiona,看她沒躲開,他又用膝蓋蹭了一下她。那天晚上Kevin直接把Fiona送回他家。

就在他們戀情逐漸明朗化的同時,他們銀行流傳著一封封充滿濃情愛意的email,原來有人竟把他們email偷情的證據轉寄又轉寄,弄得幾乎整個分行都知道──除了他們兩位當事人。

很快的,Fiona老公在深圳也收到這封信,在震驚之餘,他選擇不動聲色的挽救婚姻。他用自己的儲蓄和向老爸借來的錢,貸款買了一間在信義路上的小豪宅;接著他跟公司調整休假時間,盡量2個星期就回家陪老婆;最後還帶Fiona去澳洲二度蜜月。

Fiona被老公這些突如其來的並強迫她接受的示好,搞的不知所措。在雪梨歌劇院 時,她不斷問自己,這不是她夢寐已久的"幸福"嗎?為什麼此刻她只想趕快逃開?立刻逃回Kevin的身邊?

回臺北後,她老公前腳一走,Fiona就立刻約Kevin,兩人碰面時,Fiona收到第一個Kevin正式送的禮物,Cartier的Love!那是一款強調需要情人幫忙用螺絲才能鎖上的手環,這只不到10萬塊的手環,剎那間竟輕易的打敗了她老公的小豪宅,她老公舟車勞苦的來回陪伴,她老公精心策劃的二度蜜月,以及,他們當年在舊金山金門大橋邊許下的誓言。

沒隔兩天,她老公在深圳又收到別人轉寄來的老婆偷情證據,他不敢相信寄件日期竟然是在他們二度蜜月之後。他火速請假飛回臺北。直接把Fiona從銀行接回家。

Fiona還在猜為何她都還沒攤牌,她老公就氣沖沖的回臺北時,突然看到她老公拿著一把菜刀向她走過來。

『為什麼,為什麼……』她老公一直重複這三個字,Fiona不知道他是要她回答,還是在自言自語。

『為了娶妳,我家什麼屈辱都吞下。當初我爸去你家提親時,妳爸媽連送都不送我們到門口;婚禮結束,妳媽把婚禮的禮金,以及我這邊長輩給妳的金飾全部拿走,竟還丟下一句這不夠補聘金!』

『為了證明給妳爸媽看,我在深圳拼命賺錢存錢,還向我爸借他的退休金來買房子給妳……』

『妳告訴我為什麼,為什麼……』她老公聲音顫抖,慢慢變小到聽不到,然後跌坐到地上,但突然間又站起來向她走進。

『妳給我聽好,我不會離婚的。我要妳永遠作王太太、王太太、王太太!』他總共吼了三次王太太,一次比一次咆哮的大聲,一次比一次將菜刀更逼近Fiona的臉。

Fiona發現自己不敢呼吸,她覺得自己應該逃不過一死了。但說來好笑,在那性命交關的時刻,她除了恐懼之外,竟然領悟出一件事情。

原來幾年前的花系列或前陣子的台灣霹靂火,劇中那些灑狗血的說狠話或拿菜刀橋段,不是三流編劇胡亂掰來騙家庭主婦的,而是真真實實的,在人們被激怒、被逼急、被所愛的人深深刺痛後,打從被撕裂的心底會說出來的話和作出來的事情。

她老公終究對她下不了手,反而往自己手臂內側劃了一刀。

救護車把他們送到國泰醫院。Fiona坐在急診室的床邊,她看著地上貼了好幾條黃黃綠綠藍藍的線,指引著慌張的家屬們,報到後能循著線,找到正確的科別看診後付費回家;怎麼她的婚姻就沒有這麼一條線,帶著她走向幸福的那一端?想著想著她忍不住哭了起來,但卻不敢哭出聲,因為覺得自己是這房間裡最不值得被同情的人。

回家後她老公把家裡的上網機盒及她的手機放在床邊,隔絕她對外的聯絡,並且不讓她出門,要她想吃東西就叫外賣。

花了兩天慢慢取得她老公的信任後,Fiona找藉口出去買衛生紙。一踏出家門她就狂奔在路上找公用電話,但一找才發現,這年頭,怎麼找個公用電話比找一條3萬塊Cashmere的圍巾還難?好不容易在一家超商前聯絡上Kevin,她用3分鐘講完過去三天發生的事情,然後邊哭邊要Kevin過來帶她走。馬路上人車鼎沸,Fiona聽不出電話那頭Kevin的情緒,只知道他要她先冷靜,等她老公星期日飛去深圳後再重商大計。

Fiona沒有預期Kevin反應如此冷淡,悵然若失的走回家。原本堅硬的紅磚道,彷彿變成流沙,一踩下去竟觸不到底……這條回家的路,怎麼每一步都這麼難走。

好不容易熬到星期日下午,Kevin來接她回他家。Kevin洗澡時,她去客廳倒水喝,一眼瞄到書房桌上,Kevin曾拿來鎖住她手上那只"LOVE"手環的螺絲起子。她走進書房把玩它,順手移動滑鼠想上網打發時間。

螢幕停留在寄件備份那一頁,有好多轉寄的信,其中幾封主旨,看起來好熟悉……

"來自南半球的思念"──這不是她二度蜜月時從澳洲的飯店寄給Kevin的email嗎?她嚥了一下口水後點開那封信,發現收件人好多好多,有他們銀行的同事,還有……

她老公!

頓時空氣都凝結在一起,她感覺有人站在她的身後,書房安靜到她能聽到他嘴巴要張開的聲音。

『妳不要怪我。我真的沒想到會演變成這樣……』Kevin明明就站在她身後,但他的聲音彷彿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,讓她一時分不清是真的還是幻覺。

『王易傳和我妹從大一就開始交往到他當兵後出國。我妹大三時曾為他墮胎,當時由於沒照顧好身體,到現在這麼多年了都不能把腰伸直,而且走路30分鐘就需要休息一下。』

王易傳?是喔,她都快忘了她老公的中文名字。

『在Mint遇到你時,我妹也在,她說妳長的很像王易傳那個富家千金老婆,我才發現原來這個害我妹被始亂終棄的人,竟然是我同事。』

始亂終棄?什麼意思?在美國時她從沒聽她老公說過有女朋友啊!

『我真的很氣王易傳。我妹的一生,就這樣被他毀了。但我卻什麼都不能作,我只有這麼一個妹妹,這麼一個天真善良懂事孝順的親妹妹。』

『我是男人,不怕勾引別人老婆的閒言閒語。跟我妹受的苦比起來,這不算什麼。』

『最初我只想讓王易傳體會我妹的感受,但不知道怎麼就一直這樣玩下去。』

『我正打算刪除這些email了。其實我真的很想告訴你,如果妳願意,我會認真的嘗試和妳交往。』

Fiona覺得Kevin像播報飛機失事的電視記者一樣,一直不斷在旁邊用沒有感情的聲音,唸著死亡名單或訪問悲傷的家人,但觀眾明明都只想專心看螢幕上令人哀戚的畫面,都恨不能立刻飛進電視去堵住記者的嘴。

回家後躺在自己的床上,Fiona試圖回想起過去這半年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她想起巷口那碗油膩粗糙的牛肉麵,想起她老公那件廉價不透氣的睡衣,想起自己這場外遇,原本應該只是盤法樂琪的餐後甜點,上桌時就已經預告著料理即將結束下次再光臨。她哪能料到當甜點比婚姻的主餐更吸引人時,竟會教她不知該如何離席。

轉身嘆口氣時,她忽然發現那只被她遺忘的紅色假Hermes皮夾,靜靜的躺在床頭櫃的角落。

那金黃色的扁平"H" logo,在昏暗中特別顯眼,彷彿是一張訕笑的嘴,諷刺Fiona從嘲笑它的那天開始,所有荒腔走板的演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