菁英徵信公司提供婚姻諮詢,感情顧問,兩性交往,外遇,劈腿問題,感情問題徵信
菁英徵信公司 免費諮詢專線
菁英徵信公司提供婚前徵信、感情調查 (外遇處理.劈腿問題)
外遇案例
社會新聞
 
 

外遇的開始

雨一直沒有停過,淅淅瀝瀝地落在窗前的芒果樹葉上,二者之間,像一對為情所困的男女,彼此糾纏、互相折磨,看不到盡頭。

肖依雲在窗前站了很久了,老公王一言還沒有回來,看樣子,今天和以往大多數日子一樣,不到淩晨兩三點他是不會回家的了。記憶中,肖依雲的生日,在他們拍拖的那兩三年裡,倒是過得浪漫又溫馨。結婚後,頭兩年王一言還像模像樣地送她鮮花,或者項鍊,慢慢就淡了,忘記了,或者在她的提醒之下,給她一個輕快的擁抱。

「肖小姐,九點半了。」家裡請的工人麥姨小聲地提醒她,到時間去接學鋼琴的女兒了。

哦,知道了。肖依雲回應了一聲,每週有三天,女兒都要去萬秀路那間琴行學琴,以前她都會在一旁陪著女兒的,自從兩個月前,教彈琴的周老師約她喝茶,深遂的目光中流露出對她無比的依戀與愛慕後,她就再也不敢去了。每次都是跟女兒約好了在琴行隔壁的童裝店等。

「麥姨,今天你去接小雅吧。記得回來的時候給小雅買哎呀呀那家店的餅,她最愛吃的。」肖依雲遞給工人錢,叫她打的來回就可以了。

工人出門了,偌大的屋子裡就剩下肖依雲一個人。雖然女兒都已經八歲了,可她結婚早,才剛剛夠著三十歲的門檻,這不,過了今天,她就過了這道坎,直接進入三十歲了。都說女人的三十歲生日是非常重要的,早上她也跟老公說過,早點回家,他應承得好好的,可是現在不但不見人影,連個電話也沒有打回來過。

肖依雲沒有什麼個人愛好,良好的經濟條件,既保證了她的容貌暫時不受歲月的侵襲,又保證她閒雲野鶴般的生活習性。像現在,家裡只有她一個人的時候,她就在窗前發呆,或者,靠在床頭看書。

可是,今天是她的生日啊。肖依雲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陣衝動,邊風衣也不記得披一件,拿了一把雨傘就匆匆出門了。

家裡的日常用品一般都是麥姨在採購,肖依雲一個人在超市逛了好半天,也不知道買什麼。在精美的禮品櫃前反復流連著,一對對情侶杯彼此依偎著,像永遠不能被分離,永遠不可缺少另一半一樣。她拿起又放下,拿起又放下。終於,還是放下。

在一個透明黃色的塑膠桶裡,裝著一簇簇包裝精緻的煙花,肖依雲幾乎是想也沒想,就將整桶的煙花抱在懷裡,直接走向櫃檯去買單了。

從超市出來,雨下得更大了,雨傘幾乎起不了多大作用。肖依雲像護著心愛的女兒一般擁護著懷裡的煙花。她沿著大街慢慢地走,想到此刻王一言也許就在這座城市的某個角落,像她擁著煙花一般地擁著某個女人看雨,她突然覺得釋然:「兩個人,再怎麼好過,畢竟是兩顆不同的心,各有各的跳動。」

「肖小姐,這麼大的雨,你去哪裡?」有人在背後喊她。

肖依雲回過頭,周老師的QQ車緩緩地跟在她後面,似乎已經跟了很久了。她輕輕地笑了,告訴他說,「周教師啊,我在散步啊!」

「肖小姐這麼好的興致,只怕這樣散步會感冒哦。上車吧!」周老師在她身邊停下車,打開車門。

「有什麼不可以呢?」她想。

「你,懷裡抱著煙花?你女兒喜歡嗎?還是……」周不確定肖依雲到底是什麼心情,在這樣的雨天,一個人在街上流蕩。

「哦,這個呀,今天我生日,送給自己的禮物。怎麼樣?是不是很特別?」肖依雲笑起來,眼神中竟還有女孩子初戀一般的鵲躍。

「放煙花,確實是一件很特別的事兒!」周看著前面不遠處人民醫院的的燈光招牌,有些不捨:「天天上課,連星期天都沒時間喘一口氣,真想好好放鬆放鬆啊!你打算一個人享受如此特別的生日禮物嗎?」周欣賞地看坐在自己身邊的女人。

肖依雲的心思特別敏感,她收起笑容,看著周的雙眼,而那雙眼睛也正看著她。

他們都沒有回避對方。周的臉方方正正,皮膚微黑,嘴角向上,眼睛裡可以看見一些過去的蒼桑,那眼神好像總是能看進別人的心裡去。

「我還沒有想好呢?」肖依雲被周老師的問題難了一下,買的時候她沒有想什麼,更沒有想什麼時候放它們,在哪裡放呢?

「不如,就今晚,我們去新市政廣場那邊,怎麼樣?」

周的提議讓兩個人都興奮起來,想想啊,新市政廣場在新開發區那邊,空曠,空氣清新,在那裡放煙花是再適合不過的了。於是,他們像兩個小孩子一樣,直奔目的地而去。

車上沉默著,周輕輕地擰開音響,竟是香港的那對姐妹花Twins的歌,與他們的年紀相比,多少,顯得幼稚。

可是她們歌中關於戀愛的大白話卻讓人感動,“戀愛大過天,想不想也日夜懷念,連甜夢也不夠甜……”;“即使有天開個唱,誰又要唱,他不可到現場,仍然仿似白活一場,不戀愛教我怎樣唱?”,那種沒有愛情就沒有快樂、日夜的思念變成甜蜜的煎熬的小女孩心思,讓肖依雲忍不住想起了她與王一言的戀愛。

他們從高二時就開始拍拖了,在王一言固執而自私的保護欲望下,她只出來做過一個的事,就安安份份地在家做少奶奶,成了一隻名符其實的花瓶。現在,王一言對這只花瓶大概是審美疲勞了吧。

「在想什麼呢?」周低聲問她。

「沒什麼,好久沒有放煙花了,很期待。」肖依雲有點口是心非。

雨漸漸下得小了,懶懶散散地滴著,他們的車到達市政廣場時,連雨傘也不用打了。這樣的天氣,廣場上一個人也沒有,路燈下,樹影、花影,還有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影子。

再沒有什麼比大雨沖洗過的夜的世界更寧靜更清新的了,他們張開嘴貪婪地呼吸著。周不說話,在一旁看著肖依雲擺弄著她的那些寶貝。喂,過來,一起放,親手放上天空的煙花才是最美麗的。肖依雲沖他招手。

極度綻放的煙花像劃過夜空的一陣陣流星雨,來不及許願,它們已經歸於大地。最後一支煙花綻放時,他們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,周心裡一陣衝動,想擁抱眼前的這個女人。肖依雲捕捉到了,她裝著沒看見,轉過身說:「我們回去吧。」

車子停得有點遠,他們一前一後地走著,放煙花後應有的快樂被說不清的沉重的心事代替,肖依雲的高跟鞋踩在廣場磚上,清脆地響,夜更靜了。

「什麼時候我們再來放煙花?」周突然說。肖依雲征了一下,停下腳步。他從後面將她整個地擁入懷裡,還沒來得及思考,肖依雲放任自己說:「天天都來。」

理性的世界不復存在,他們擁吻著向車子靠近,來不及打開車門,周把肖依雲按倒在車的前蓋上,狂風暴雨再一次降臨,快感像煙花一樣徹底綻放。

肖依雲的生日,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個生日就這樣過去了。那一天,是那一年夏天的尾巴,夜風中已經有了秋的涼。她想:男女之間,一點小小的愛就足以引爆一切,愛的誘惑是那麼甜蜜而詭異,擺脫得了這次,下次呢,還是會來的。

王一言一定也是這樣,陷入了某個女人愛的誘惑中,或者他們彼此誘惑,忘記了回頭。